建设风采

只问耕耘 不问收获 ——访“最美建设人”郑捷

2019-06-18 10:21:51

原创

来源:

/曲玲玲 蔡璟瑾

 

他是2018年度浙江省“最美建设人”,还是“浙江最美风景人”“传承与弘扬传统建筑文化的先进个人”……面对多项荣誉,他却淡然地说“我只是一名设计师”。

 

慢慢才体会到设计的乐趣

1991年,郑捷从浙江大学建筑系毕业,落实工作单位时房地产行业还没起步,为了寻求自己喜欢的工作环境和更多的设计机会,他从室内设计开始他的职业生涯。

直到1995年,郑捷来到中国美院风景建筑设计研究院。他回忆道:“我最早接触的项目是在建德的新安江水库里,项目是一个岛屿的景区规划。其中涉及景区的布局结构、游赏路线、体验序列等规划设计。”从此,他开始认识到自己对风景园林的兴趣。

2000年后国内的风景园林开始起步,郑捷的风景园林设计工作也开始慢慢走上快车道。2002年,他参与了义乌历史长河景区的规划设计,把小商品市场升级转型与文化旅游、城市休闲服务功能乃至居住社区结合在一起。从今天回头来看,当年那份规划设计方案的构想可以说完全就是这两年特色小镇规划的模式。虽然没有落地建成,却具有极强的前瞻性。2003年,他完成了杭州西湖三台梦迹景区设计;2004年,完成西溪国家湿地公园一期工程十大人文景点设计;2005年,完成法云古村改造设计;2006年,完成西溪国家湿地公园二期工程规划及设计;2007年,以与东南大学合作的名义完成杭州八卦田环境整治改造设计;直到2009年,杭州法云安缦酒店在法云古村设计改造的基础上,进一步完成对建筑与景观进行改造的设计……对于这些社会影响力极大的成绩,郑捷娓娓道来,却没给人预想中的兴奋。

 

传统村落需要积极保护

“传统村落保护中最重要的是要认识清楚传统村落的价值。”传统村落是包含了物质形态和非物质形态的文化遗产,它们凝聚着中华民族的不朽精神,是维系华夏子孙文化认同的纽带,它们保留着民族文化的多样性,是繁荣发展民族文化的根基。在郑捷看来,所谓的传统村落保护,主要是对其格局、风貌和非遗等要素及其系统进行保护,而且要进行积极的保护,就是要利用传统村落的固有价值为现代社会的发展创造新的价值。

在这一点上,相较于西方式的文化立场和设计的基本方向,郑捷的观念会更偏向于追求东方意境的设计表达。他认为,中国人从来讲究的是追求超越于物质的、更形而上的人文意境,东方设计特别强调整体的氛围和情境。放到园林景观中,更多地会追求所谓的“得意忘形”,通过意境层面精神世界的共鸣,来实现对物理形态和物质世界的超越。具体来说,就像法云古村改造项目,也就是杭州法云安缦酒店的设计,当郑捷接手项目时,法云古村已经被日益城镇化的新农居所覆盖,村民们已经在这里造起了大量的新农民别墅,其中零星夹杂着几座破烂的木结构房屋,而村子的周围则是灵隐寺、永福寺、韬光寺等8座有着一千六七百年历史的寺院,村子里在明清两朝又曾经隐居了很多文人。所以法云古村的设计,他认为需要超越村落自身的范围,把它放到更大的时空中去思考和认识。就像法云古村的名字,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佛家慈云法雨的意像。所以在设计中,郑捷考虑的是如何把法云古村放到整体的自然与人文环境中去思考相关问题。而这样的设计思路和手法带来的结果,也正是安缦酒店选址于此的原因。“安缦酒店之所以是国际小型精品度假酒店中的顶级品牌,是因为它给客人提供了一种当地地域文化和生活方式的体验”,而改造过后的法云古村恰好满足了这一需要。用安缦酒店创始人当年的话来说就是,法云安缦是全球所有安缦酒店中最能体现安缦酒店核心理念的酒店。

“我们在永嘉楠溪江的一个村庄也曾经做过一个传统村落的规划设计,我们希望村落可以保留古村落的风貌并加以利用,把整个村落作为一种生产资料,做成酒店这样的业态,让村庄传统的价值资源得以保护,并以此为基础使村落得以更好地继续发展。但这样又很大程度上与村民的想法——就地建新房难以一致。”郑捷说,“所以,传统村落保护中亟待解决的矛盾还有很多。如何对传统的要素和内容进行取舍、如何把村民的意愿融入设计等问题,都是设计者所要考虑的。”

除了传统村落,郑捷认为历史街区的保护利用也是如此。历史街区的保护利用大致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对历史街区进行修整而保护起来,城市发展向城市另外区域扩张,例如苏州古城与新城分离并置的发展模式;另一种则是在历史街区原址的基础上进行有机更新,更多的是把历史街区的风貌和场所感,以及重要的和有代表性的空间、建筑物及其它要素保留下来,例如上海的新天地商圈。在这其中,设计者如何对历史街区真正有价值的内容进行提取和利用,就显得更为重要了。

 

平实的做事性格成就了他

有人说,郑捷运气特别好,杭州的几个重大建设项目都让他遇上了,但说到底,没有人能够仅凭运气成功,机会都是平等的,就看有没有能力抓住。所谓的运气不过是——不论是不是机会,一次又一次不肯放弃,长时间默默坚持、尽力投入的结果而已。

2006年西溪湿地二期规划完成后,郑捷作为二期项目团队的技术领头人,同时也是整个二期项目不同团队之间技术总牵头单位的主要负责人,从当年10月份开始,他一方面要针对向各级政府领导的专题汇报和相关修改工作,进行全过程亲力亲为的跟踪落实;另一方面,从自己团队设计任务的设计全过程的各环节到所有专项的技术标准,还要完成极大部份的方案构思设计的创造性工作、施工图深化设计技术要点把控等大量严谨细致的工作。短短3个月的时间,从方案到施工图设计,他的团队出了3000多张施工图纸。那段时间常常要工作到凌晨,尤其是晚饭后到凌晨1点这个时间段,强度极高,对体能精力的承受度是个巨大的挑战。而在此之前半年之内的2006年6、7月份,为了争取西溪湿地二期4.89平方公里的规划方案竞赛胜出,郑捷在两个月中直降了8斤体重。

对于这些,郑捷觉得,杭州的这些项目只是恰好被他完成了,又恰好被公众知晓一些,都是巧合和机缘。但在我们看来,郑捷的成功不是偶然的,而是他做事情平实的性格成就了他。

 

 南师塑造了他的世界观价值观

郑捷的设计,具有浓郁的人文特质,追求更多的是场所感和空间氛围的营造。提及国学对设计创作的影响,郑捷打开了话匣子,“就像一个人,很多时候被你记住的是他身上的气质,是由他的内在散发出来的精神状态。设计作品和人一样,也得看气质。”郑捷的作品小到庭院,大到传统村落、风景名胜区等不同的题材和类型,始终遵循在找其中各种要素和相互关系的平衡点;他倾向于以意境的表达水平来评判高下,强调人性修养、心境映射,让作品在引导大众人格养成、提升心性方面发挥作用。

南怀瑾先生是一位很受人敬重的大师,他集儒释道精华于一身,认为对于每个个体的人来说,最重要的是先解决自身的问题,也就是说要真正地认识自我、透彻地了解生命的本质,在完善了自我之后,才谈得上服务于社会、做一番入世的事业,进而实现生命价值的最大化。自从1994年郑捷拿起南师的书,就再也没有放下过。南师那些源于传统智慧的深入浅出、厚积薄发的经验之谈,为他打开了认知国学文化的大门,结合他自身的阅历和实践,让他对传统文化有了坚定的信念。通过学习南师的著作,郑捷对生命、对传统文化逐渐有了自己的认知,塑造了他自己的世界观和价值观,这些直接或间接地影响着他在工作和生活等方面的价值取向。规划设计开始阶段需要结合项目特定的地域特征和历史人文做大量整理提炼工作,南师的书籍滋养了他的人文素养,使他对工作和生活中遇到的问题能有与众不同的认识和见解,也能将传统文化的认识更好地融入到设计工作中去。

“给我们带来最大困难的是每个人习性使然的懈怠。我们每个人最大的挑战不是来自外在的困难,而是来自于自己、是如何突破自我的局限性。我们需要找到文化本源,先解决自己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再返本开新,做一番事业。这是古人倡导的‘内圣外王’理念的基本道理。”郑捷认为,安于惯性和急功近利都是不可取的,设计不应只是关注物质技术层面,要重视设计对于人文教育和人格培养的价值,通过构建显性的物理空间环境,影响人的行为和内心,进而提升社会整体的素养水平和文明程度。

“只有以只问耕耘、不问收获的心态去做事情,才是于人于己最好的工作和生活方式。”未来,郑捷一定会坚持地域性人文性的定位,坚定地将跨专业的设计之路走得更为宽广。◆


编辑:王丽萍

    关键词:

Copyright 2009-2012 cztv.com 浙ICP备05052141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2235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107197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3312011001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莫干山路111号

邮政编码:310005客服电话(监督举报):0571-81089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