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风采

为城市文化点睛 ——访雕塑家吴红雨

2019-06-18 10:54:12

原创

来源:

点击量:5734

说到艺术家,跃入脑海的似乎是怪诞、不羁、自由这样的词,直到见到吴红雨,一位擅长城市园林美化设计的雕塑家,才多少改变了我以往对艺术家的粗浅而模糊的印象。

文/俞均芬

 

说到艺术家,跃入脑海的似乎是怪诞、不羁、自由这样的词,直到见到吴红雨,一位擅长城市园林美化设计的雕塑家,才多少改变了我以往对艺术家的粗浅而模糊的印象。见那稍卷的长发披散肩头,带着一丝凌乱,头上的发箍显露着一种随意;印象特深的,还是他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是的,他需要靠这双眼睛去发现故事、创造艺术;而随和,谦虚,侃侃而谈,是我跟他交流后的感受。他的办公桌上叠着各地的地方志,散落在桌上的手稿,被精心地用笔画勾勒得异常生动,仿佛下一刻这个作品就能跃然纸上。

雕塑,是为美化城市或用于纪念而雕刻塑造具有一定寓意、象征或象形的观赏物和纪念物。它作为美化城市的一种形式,被赋予了较高层次的含义。根据《环境保护法》中“城乡建设应当结合当地自然环境的特点,保护植被、水域和自然景观,加强城市园林、绿地和风景名胜区的建设”的要求,雕塑就被用来加强城市园林建设。访谈中,吴红雨多次说到得益于现在国家法律法规的完善,杭州对城市园林建设的重视,让他能更有激情地为城市园林建设贡献自己的才智与专长。

吴红雨,刚踏入不惑之年。谈到自己儿时如何的调皮捣蛋,常常因为顽皮而被左邻右舍告状,显露一脸无奈。现在的他,更多的是沉静与安然。美术院校毕业的他,从事的第一份工作就是雕塑,专业对口,为了工作而工作,简单而单纯。经过两年的“雕塑刻画”,自己的作品被大家喜欢和认可,这种感知强烈地冲击着他的内心,从中获得的成就感让他体会到了别样的感情。不知不觉中,他开始真正把心放在了他的“工作”上。

我打趣他,难道雕塑不是一件苦闷的事么?他笑称,创作过程是一种痛并快乐着的感受。不论创作哪一类作品,前期的准备工作往往是整个创作过程的灵魂所在。需要把自己代入到那个时代,成为某个人物,从主观抑或旁观的角度去揣摩人物的个性和特点,因这个历史人物的悲而暗自流泪,也会因他的成就而雀跃不已。这个过程,它是一件有意思且有意义的事情,通过这样的灵魂交流,再经由自己的双手把它刻画出来,既是一种传承也是一种创新。

正因为如此特殊的交流方式,让他原本起伏不定的心慢慢沉静下来,有了更多的时间去思考,更多的耐心去研究。这样的心态不管对工作还是生活,都有着莫大的影响。“我现在就会要求我的孩子练写毛笔字,让孩子也学会静下来。”吴红雨笑着说道。

艺术往往夹杂着经典和新潮,谈及此,吴红雨给出的答案很明确,他喜欢朝着新潮的方向去突破。他曾出国游玩,发现那里的雕塑做得很有个性,可以通过机器人,声音,光线,多方面的协调,参与到广场中游客的活动中来。在城市景观中,通过这样形式存在的雕塑显得那么的独特和富有意义。这种别样的创新形式,在他的大脑里强烈地撞击着,让他对自己的事业有了更多的认识,传统的手艺不仅仅需要传承,更需要创新,需要结合现在更多科技含量的元素,创造出更符合这个时代发展的作品。“一个雕塑放在那里,是要与人有亲近感的,而不能孤立在人们之外,我想要创造出‘动起来’的作品,让雕塑真正地与人亲切起来。”吴红雨说。现在国内的雕塑作品,大多还是静止的,他想不久之后动起来的雕塑会越来越多,而这样的创新作品才能被更多人所喜爱。

雕塑是一个简单而又复杂的事。说它简单,只要设计好了手稿,雕刻好了小模型,后面的事情都是复制粘贴。说它复杂,从设计稿到小模型,到大模型,到翻制玻璃钢,再到注钢、蜡膜、浇灌,等等。一般正常的雕塑,都会耗费3个月左右的时间;如果是大型的雕塑,将会耗费半年甚至更长时间。

吴红雨也曾考虑向其他省份延续自己的雕塑事业,专程拿着自己的设计稿和方案去重庆投标,但因很多消息无法及时传递,导致这个计划不了了之。他说,“我的雕塑,是城市文化的点睛之笔,需要融合当地和人物的历史文化背景,理清它的脉络关系,我在浙江,在杭州才能发展得更好,创作得更好”。

在吴红雨的工作室里,几个被擦拭干净的小样雕塑错落有致地摆放在橱柜上。他向我们介绍了其中他最为得意的两个作品,“琴韵谷”和“邱丹”。琴韵谷是临平山新辟环山游步道上的一处新景,在这里用一座雕塑来诠释景名,具象,直观——一位老者,宽袍高髻,胡须翘然,席地盘坐;一古琴随势搁于双膝,双手拨弦,颇具律韵;老者前襟稍敞,显示不修边辐的任侠风度;首稍昂,颈微倔,目视远方,目光坚毅,沉郁,执着,吐胸中块垒,泻满谷琴韵。作为背景的是竹简状的衬饰和松树一株,嶙峋老干微向外倾,上部松枝又拗了回来,保持了整个雕塑作品态势的协调和平衡;夸张的松针,与整座雕塑粗砺的风格一致,与铜像的金属质感也很好地统一起来。邱丹,(公元750~820年),嘉兴人,唐代诗人,曾任诸暨县令,历任户部员外郎兼侍御史等职,后弃官学道,隐居在临平山,所以临平山后又称邱山。邱丹与唐代诗人韦应物、鲍防、吕渭、刘长卿、顾况等人交情甚厚,经常互相酬答唱和。去世后化去,清人沈谦称之为“仙才”。临平山麓有曲竹,相传是邱丹的手杖,下有曲竹坞、黄犊岭。临平景星观原有邱真人祠,祠中有丹炉。

最后我问:“能用几个词来形容下自己?”吴红雨立马乐了,说自己很神经质,喜欢碎碎念,同时也很富有责任心。我想,作为一个艺术家,神经质也许是最符合他特质的吧?当然,这“神经质”里富含多元的艺术细胞,有对艺术的执着追求,对人生和美的责任与热爱……很多,很多。◆


编辑:王丽萍

    关键词:

Copyright 2009-2012 cztv.com 浙ICP备05052141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2235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107197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3312011001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莫干山路111号

邮政编码:310005客服电话(监督举报):0571-81089789